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天空中就再一次慢慢的飘起了雪花。

宇智波启慢慢的走在街上,感受着木叶内那种欣欣向荣的气氛,他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的微笑,随后慢慢的朝着一家酒馆走去。

虽然他本意从来没有过要把木叶发展的多好,甚至当年在战场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要做木叶的叛忍。

但是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发展,随着他的计划不断的成功,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如今的木叶,也算是他投入了不少的心血。

保下了波风水门一家,各种改革的推行,让木叶没有在经历原著中那最黑暗的时刻。

哪怕是云忍依旧来了,但是却根本没有对木叶造成任何的损失。

如今的木叶可以说是在宇智波启和波风水门的主导下,已经步入到了忍界的巅峰,可以看做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村子。

所有的木叶居民生活都很快乐,衣食住行是他们生活的根本,木叶给了他们稳定的生活,让他们在这方面并不欠缺。

甚至对于忍者来说,木叶给了他们更大的尊重,甚至上忍这一块还让他们得到了更高的社会地位。

这样的改变,如何让木叶的居民们生活的不开心呢?

虽然算是无心之举,但不管怎么说,木叶是他的木叶,只要他想他就可以真正主导这个村子!

粉红少女心冬日暖阳美女房内唯美写真

缓步走进酒馆,宇智波启微笑着和前来接待他的侍从点了点头。

微笑,算是最基本的礼仪。

其实他并不喜欢对陌生人笑,但是和日向绫还有今井健太一样,戴面具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

虽然按照他现在的地位和实力,并不需要这样的表现,但是心境不同了,手段也不同了。

面对陌生人,他也能保持着微笑的姿态。

“三代火影大人。”

跟随着侍从走进了酒馆内最深处的单间,在侍从把门给关上后,宇智波启轻轻对着已经端坐在作为上的人影打了个招呼。

没错,宇智波启要见的就是猿飞日斩,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在这里,这个人就是宇智波止水!

猿飞日斩对着宇智波启点了点头,随后亲自给他倒了一壶温酒,随后示意宇智波启入座。

“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地方和你见面。”宇智波启直接坐到了位置上,看了一眼一旁一言不发的止水轻轻摇了摇头:“这个酒馆,是你们猿飞一族的?”

“是,但也不算是。”猿飞日斩平静的说道:“这是很久以前,别人送给我的产业。本来我不想要,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要恐怕会有一些麻烦,或者说会让一些人内心产生焦虑,我不得不收下。”

“我并没有质疑你这些东西,毕竟宇智波也有自己的产业。”宇智波启平淡的说道。

每一个忍者家族都有自己的利益产业,这并不奇怪。

尤其是忍者家族,他们需要更多的产业来维持整个家族的开销。

不过确定这一点也是非常好的,至少他不需要担心自己和猿飞日斩的密谋,莫名其妙的被一些不相关的人给发现。

他和猿飞日斩的关系不能曝光,一旦曝光很多事情就会泡汤。

无论是他,还是猿飞日斩都一样,尤其是猿飞日斩,他可是等着自己的儿子从中获益呢。

“这一次找你过来,确实是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谈。”猿飞日斩喝了一口温酒,随后叹了口气:“志村…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找到了一些….比较厉害的家伙。”

“哦?”宇智波启挑了挑眉头:“志村一族?现在他们的族长,似乎是志村夏弥吧?这个家伙我听说性格和团藏接近,是团藏的侄子?”

“是的,就是他。”猿飞日斩点了点头:“团藏把自己的终身奉献给了….他的梦想,因此他并没有后代。而在他的家族中,他的侄子志村夏弥就是他最喜欢的后辈,虽然在他刻意的引导下没有加入根,但实质上他是团藏在家族的代理人。”

宇智波启点了点头,这种操作很正常。

团藏这个家伙不是猿飞日斩,而且团藏确实没有后代。

恐怕对他而言女人只会影响他对梦想的追求,并且也会影响他结印的速度吧。

不过控制欲到达了他那个地步的,绝对不会放过对自己家族的掌控。

但奈何无论是猿飞日斩,还是转寝小春亦或是水户门炎,他们都没有在有重要职务的同时,还去担任家族族长。

因此团藏也不打算打破这个先例,那么培养一个靠近自己,自己喜欢的并且可以掌控的人,拿来控制家族有什么不好呢?

猿飞日斩同样也是这样去做的,就比如猿飞健斗这个家伙就是他推上前台控制家族的人。

其实就算是宇智波启,其实本质上的操作也他们有些像。

只不过宇智波富岳这个家伙,和他的关系非常,并且他们有着一致的目的和利益就对了。

“志村夏弥找了一些比较厉害的家伙吗,我大概知道了。”宇智波启稍微思索了一下,随后就点了点头:“其实,很早有一批人进入木叶,我就已经知道他们的存在了。”

“哦?”猿飞日斩楞了一下,随后他不由得叹了口气:“真不愧是警卫部部长,整个木叶恐怕都在你的注视之下吧?”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其实你应该庆幸,你已经脱离出来了。”宇智波启幽幽的叹了口气:“你知道吗,那群人,可是当年释放出九尾的那个家伙一个组织的呢。单单这一点,可就是一个极好的动手的理由呢。”

“是他们?”猿飞日斩脸色微微一变,随后他目光看向了止水。

止水脸色也有些莫名,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和他对接的,一直都是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家伙,其他的人他可真没有见过。

而最近他也没有和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家伙接触,他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渠道。

可以说,现在的止水真的很茫然,根本不了解敌人到底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对于一个忍者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不需要看他,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一个还未加入组织的,鬼知道他的立场如何呢,尤其是…..”宇智波启也拿起了手中的清酒轻轻抿了一口:“一些事情还没有发生,谁也不能肯定这些事情到底会不会按照预期一样走下去。”

“是我的问题,我太心急了。”猿飞日斩立刻明白了什么,他点了点头:“那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做?直接开始?”

“确实要开始了啊。”宇智波启点了点头:“既然进来了,那么我们自然也要做些什么。还真要谢谢他们进来,不然…..”

“找理由我们都不知道要找多久呢……”

……

“看来,这一次有意思了。”

在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府邸内,宇智波富岳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宇智波启。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大概是因为已经进入冬季,天黑的比较早,外加上外加上雪花不断的飘落,整个木叶都好像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

但是他们两人却坐在府邸的庭院被,一边沏着茶一边在畅聊。

宇智波富岳真的感觉很有意思,他一直都在想,止水的事情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始。

但是他们没想到,有人比他们更加的着急。

原本宇智波富岳就已经感觉自己快压制不住了,因为族内的不满情绪真的愈发的暴涨。

止水这个小子虽然是清白的,但是他背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黑锅,一个根本就没办法替他去解释的黑锅。

偏偏时间还没到爆发的时候,宇智波富岳也只能对这样的情绪不断的压制,等待着这一切的开始。

所幸,这个时间总算来了。

晓组织,这个名字对他而言有些陌生,但实际上却也不见得那么陌生。

或许称呼这个组织为神秘组织会更好一些,毕竟宇智波启可没少使用这个组织的名头去搞事情呢。

那群家伙中的某一人,在木叶所做的事情完全可以说是人神共愤,他们进入到木叶自然给了他们一个动手的理由。

只是…..

“我们用这个理由动手,会不会对止水造成什么影响?”宇智波富岳在高兴过后,也忍不住有些担忧的问道:“名义上,止水是我们的弃子,但是他所做的事情却无论怎么看,都偏向木叶的。我可不希望这个孩子,因为这件事而遇到什么麻烦。”

“并不麻烦,因为本质上他们没有什么牵连。”

宇智波启淡淡的说道:“止水效力于三代火影,但是却因为三代火影和你的关系陷入了纠结。

最后由于你和三代火影一次激烈的争吵,外加上我在木叶内部施压,他愤怒的下达了命令,那就保证木叶的利益从而干掉我们。

止水不满这个任务,不希望村子内家族内斗,最终选择了干掉三代火影身后的一些人……”

说到这里,宇智波启顿了一下,然后拿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

宇智波富岳仔细在听着,好半天他才开始问道:“不错的开头,那么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是我们登场。”宇智波启笑着说道:“我们发现有晓组织….不,我们不知道他们,我们发现有神秘人进入木叶,因此我去找他们。

同样,警卫部出动,联合任务部一起,我负责对付一组人,最麻烦的一组。

同时四代目火影大人和健太对付另外一组,猿飞阿斯玛作为警卫部的一员,也会参与其中…..”

“最后就是,你们击溃了他们,同时猿飞阿斯玛阻拦了止水。”

没等宇智波启说完,宇智波富岳似乎就明白了过来:“接着,止水严重负伤,与鼬还有佐助见面,最后在他们面前跳河假死,进行潜力计划的第一个重要步骤。最后你和我出场,根据情况的发展做决定,以及….协助止水进入那个神秘组织吗?”

宇智波启点了点头,随后他再一次给自己到了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

宇智波富岳猜到了自己计划的全貌,他一点都不算意外。

毕竟他们配合了那么多年,宇智波富岳了解自己,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虽然宇智波启一直觉得,计划这个东西不靠谱,必须要根据实际情况来随机应变。

但是连计划都没有,如何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我才说两者实际上没有太多的关联。”宇智波启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随后微微叹了口气:“当然,硬要说关联,那就是我袭击了他,希望抢夺他的眼睛,但是他运气很好逃了出去,又或者被某些人救了下来。”

“所以,止水这个人算是死了对吗?”宇智波富岳点了点头:“这个孩子,真有些可惜了。”

“在如何的可惜你也没办法,毕竟当年他信了团藏的鬼话,加入了什么根,从那一刻开始…..”

宇智波启声音变得有些淡漠了起来:“对我而言,他其实已经死了。我没有动手让他追随团藏而去,只不过是给了他一个机会而已。他现在可以把握住这个机会,那么未来他依旧是木叶的忍者,这些事情也不是没办法清洗干净的。”

“希望如此吧。”宇智波富岳也不愿意在多谈这个话题。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前的宇智波启,他内心还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宇智波启这个家伙,哪怕和他合作了那么多年下来,他始终还是觉得这个人很危险。

不过这样的危险还是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当年宇智波慎和他说过的话他虽然依旧铭记于心,但是很多事情并没有和宇智波慎所思所想的一样。

至少就目前看来,宇智波慎猜对了一些,但是也猜错了很多啊。

转过头,宇智波富岳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池塘。

大概是因为天在下雪,池塘中的水已经微微结冰,但是依旧可以看到饲养在里面的游鱼在活动。

莫名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轻声问道:“启君,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第一次见面?”宇智波启看了一眼宇智波富岳,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记得,那时候你还希望我成为你阵营的一员。”

“是啊,时间过得很快。虽然当时你确实成为了我手下的一员,但实际上你是在利用我….”宇智波富岳平静的说道:“当然,我没有怪你,毕竟我也是在利用了你。不过我不是说这个,你还记得当时我和你说的,池中的鱼,和观鱼的人吗?”

“记得,记忆犹新。”宇智波启点了点头:“你一直希望自己能跳出这个池塘,成为坐在岸上观鱼的一员。但是以前的你,根本跳不出这个池塘,实际上木叶也在这个池塘之中。”

“那么现在呢?”

“现在啊,虽然我们还是在木叶这个池塘,但是我们却也坐在这个池塘上方的,观鱼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