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轩立于虚空之上,目光直视前方杀来的诸多剑影,他开口道:“传闻剑阁少主剑道天赋卓绝,深得数位剑圣的真传,恰好秦某也擅长剑道,今日便领教一番剑阁的剑道究竟如何。”

秦轩的声音落下,人群的目光陡然间凝固在空气中,皆都凝视着虚空中那道白衣超尘的身影。

剑阁乃星空城顶级势力之一,数位剑圣强者坐镇,单论剑道,绝对是极强的,除了刀剑神宫之外,怕是没有几个势力有自信在剑道领域胜过剑阁了。

而秦轩,竟然扬言要领教剑阁的剑道,这是何等自信的话语。

“那人是谁,口气未免太狂妄了,剑阁的剑道也是他配领教的吗?”一处方向,有人目光看着秦轩颇为不屑的道。

他身边之人听到此话,目光都转向他,露出一丝极为鄙夷的神色,一人开口问道:“你可知他是谁?”

“是谁?”那人道。

“九域榜第十,琴魔亲传弟子,秦轩。”

“秦轩……”那人神色顿时僵硬在那,这怎么可能?

“在羞辱他人之前,最好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然,只会让人看到你的愚昧与无知!”一道嘲讽声音传出,那人脸色涨得通红,仿佛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般,心中只感觉羞愧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剑阁的剑道,是你触摸不到的。”虚空中传来一道骄傲的声音,正是剑春秋的声音。

秦轩没有再理会剑春秋,脸色淡然,心静如水,他身躯之上闪耀着无比璀璨的剑道光辉,手掌向前伸出,一柄圣剑出现在他身前,正是他的第一元魂,圣剑。

甜美酒窝美女古灵精怪私房写真集

圣剑挥斩而出,一道道圣光从虚空中洒落而下,神圣无暇,仿佛蕴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可诛灭世间万物。

圣光在虚空中不断蔓延开来,剑影构成的剑阵杀入圣光之中,直接将圣光撕开一道裂缝,继续向前而去。

“无极之剑。”秦轩心中低语了一声,无极之剑乃是天玄九剑最后一式,剑气无形无意,甚至没有任何方向,隐入虚空之中,无处不在。

一道道圣剑之光射入虚空中,消失不见,诸多剑影同时向前而行,没有去管秦轩。

却见此时,一处空间传出悸动,一道强横的剑光陡然间杀出,与剑影碰撞在一起,那道剑影竟被剑光穿透,直接炸裂开来。

还未等诸人反应过来,许多方向也都传出剑影破碎声响,那些剑影终究是没有剑春秋本尊的实力那么强大,秦轩动用无忌之剑逐个击破,剑春秋便不得不止步了。

然而令秦轩感到意外的是,剑春秋非但没有止步,那些破碎的剑影竟再度凝聚出来,而且,比之前更强大了。

“你要灭我,未免太天真了!”剑春秋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秦轩眉头微皱了下,随后他脚步连续踏出,他身上仿佛焕发出一股奇特的韵律,周身缭绕着一股空间规则,顷刻间,一道道秦轩的身影出现在虚空的各个方向,每一道身影都有着相同的相貌,让人一时头晕目眩,难辨虚实。

“他也会分身之术?”剑阁的长老神色皆都怔在那,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天虚剑术克制许多神通,然而,也同样有克星,那便是可以幻化出分身的神通。

只见诸多秦轩的身影在天地间游走,墨色长发随风狂舞,大圆满级别的剑道规则在他身躯上流转着,他手掌不断抬起轰杀而出,一道道璀璨剑光绽放而出,与剑影碰撞在一起,两者皆都破碎开来。

“大圆满层次的剑道规则!”许多人口中发出惊呼之声,心中的震撼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秦轩的天赋,竟然妖孽到这等地步了吗?

只见此时,无数道秦轩的身影同时释放出强横的剑道攻击,将七座剑阵拦下,无法追击商央和轩辕破天。

虽然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但对于皇境巅峰之人而言,这已经足够离开很远了。

一处方向,四十九道剑影汇聚在一起,随后剑春秋的身形缓缓凝实,他目光望向秦轩的身后,此时已经看不到轩辕破天和商央的身影了,他脸色极为寒冷。

“你还要继续吗?”秦轩看向剑春秋道。

“他们走了,那你便留下来吧!”剑春秋声音冷漠无比,心中颇有些不悦,原本有八人,现在却走了七个人,只剩下秦轩,他这剑阁少主的脸上的确无光。

“我正面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我要走,你也拦不住。”秦轩平静的道,仿佛在说一句再寻常不过的话语。

“放肆!”剑春秋眼神中射出一道寒芒,脚步向前一踏,一股恐怖的剑道威压滚滚咆哮而出,虚空中出现一柄利剑虚影,释放出极致的剑光,从上至下斩向秦轩所在的空间,那片空间猛烈震荡着,仿佛要被一分为二。

“下一次,再来领教剑阁的剑道!”秦轩朝着剑春秋的方向朗声开口道,身体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使得剑春秋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他在等什么?

秦轩的话音落下,虚空中利剑虚影裹挟璀璨剑光杀伐而至,剑光直接贯穿秦轩的身体,使得人群呼吸都凝滞了下来,眼睛中充斥着无比惊愕的神色,秦轩就这样死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剑光虽然穿透了秦轩的身体,却没有丝毫鲜血溅出,只见秦轩的身影化作无数光电,飘散在空间中。

“假的?”看着秦轩那逐渐消散的身影,在场的人群脸上不由露出一抹错愕的神色,竟然,是假的!

秦轩,将他们所有人都骗了,包括剑春秋以及剑阁的那些长老,都被这道假象骗过去了。

剑春秋目光凝视着秦轩先前所在的位置,眼神无比的锋利,周身散发出的剑意冷到了极致。

事实上如果他谨慎一些,秦轩根本骗不了他,然而他大意了,认为秦轩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于是便出现了刚才的一幕,秦轩就那样当着所有人的面从他面前溜走了,而他直到秦轩走后才反应过来,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剑阁的长老脸色也颇为难堪,却也不好说什么,秦轩没有借助任何外力,光明正大的从他们眼前离开,他们能说什么?

只能说他们太低估了这位皇境后辈了,不愧是九域榜前十的人物,真的不可小觑。

“少主,要派人去追吗?”一位剑修走到剑春秋身旁,躬身问道。

“不必了,总有再见到的一天。”剑春秋沉声道,今日他可谓丢尽了颜面,下次再见到,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了!

“是。”那剑修抱拳道。

随后剑春秋带着剑阁之人返回剑阁,汇聚在剑阁外面的人群也陆续开始离去,心中的震惊之意难以平复,这一场大战可谓惊心动魄,两位皇境顶尖天骄连续战剑阁少主,堪称稀世罕见。

很快,剑阁外发生的事情,如风一般在星空城的大街小巷中传扬开来,百姓口口相传,各大酒楼茶馆之中,都在议论此事。

许多人得知此事后内心震惊不已,惊叹于秦轩非凡的天赋,对他更加的钦佩。

自从上次相天宫邀请九域榜上的天骄聚会之后,便没有再听到任何有关于秦轩的消息传出了,他仿佛销声匿迹了,消失在人群的视线中。

而再次听到他名字的时候,竟是与剑阁少主关联在一起,如今,他已经开始与帝境人物交手了吗?

果然是绝代妖孽人物,永远都在给人带来惊喜。

剑阁第九层,一座辉煌壮阔的宫殿中,一位身穿玄色剑袍相貌英武的中年男子端坐在首位宝座上,身上散发出一股久居上位者的威严气概,不怒而威。

在他左右两侧各有两道身影,其中有三位老者,两鬓皆白,眼眸浑浊,然而他们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息,竟使得空间都微微颤抖着。

剩下一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相貌竟是罕见的英俊,一头黑色长发整齐的披在脑后,剑眉斜飞,单薄的嘴唇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看上去给人一种轻佻之意。

这五人,便是剑阁最顶尖的力量,五位剑圣存在。

居于首位的正是剑阁之主,纯阳剑圣,剑春秋之父。

在其左侧的两位老者,则分别是乾坤剑圣、无天剑圣。

而在右侧的老者是虚空剑圣,另一位英俊中年,乃是剑阁五位剑圣中最年轻的,号称绝尘剑圣。

此刻剑阁五位剑圣都聚集在一起,自然都知道了剑阁内发生的事情。

“乾坤,你如何看待此事?”纯阳剑圣目光望向左侧的乾坤剑圣询问道,乾坤剑圣是五位剑圣中入圣最早的,资历最深,很多大事纯阳剑圣都会询问他的意见。

“此事有损我剑阁的声望,纵使那人是琴魔弟子,也必须挽回颜面。”乾坤剑圣缓缓开口,虽然他只说了一句话,但已经表露自己的态度。

纯阳剑圣微微颔首,随即目光转过,又望向右侧,见绝尘剑圣像是在思考什么,便问道:“灵尘,你呢?”

绝尘剑圣目光凝了下,看向纯阳剑圣道:“我和乾坤看法有些不同,此事于剑阁而言的确是坏事,但对春秋而言,却未必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