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练塔第七层?”

“那血幽,竟然通过了试练塔第七层?”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

一道道惊呼声响彻而起,这一刻,所有人都是面色惊骇,心中更是充满了不可置信。

要知道,想要闯过试练塔第七层,那至少要有二步道君小成的实力,且还起码得是这一境界当中的佼佼者!

即便是他们当中最强的楚中天,也不过是堪堪具备闯过第六层的实力,想要闯过试练塔第七层,那至少也还需要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苦修。

可突然间,那先前还默默无闻,甚至是被他们鄙夷不屑的林羽,竟然是直接闯过了试练塔第七层,这让他们如何能够接受!

“我不信!”

楚中天脸色难看,咬牙低喝道:“二十多年前,那血幽才不过是闯过了试练塔第三层而已,区区二十多年的时间,他怎么可能连破四层,这根本就不现实!”

“不错!”

“我也不信!”

超凡脱俗灵气美女如轻风拂面唯美轻盈写真

听到这话,其余大量天才也纷纷开口了,对于黎昕所说的这一消息,他们发自内心的便不愿意相信!

“副宫主,那血幽,当真是闯过了试练塔第七层?”

不仅是楚中天等人,就是那黑色寸发男子,也忍不住沉声开口道:“我不是怀疑你的信誉,只是这件事,实在是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

“的确是这样。”

黄裳中年美妇也开口道:“那血幽,是否当真是闯过了试练塔第七层?这当中,究竟有没有什么蹊跷与古怪?我觉得,还是需要好好仔细甄查一番!”

“副宫主,此事毕竟不是小事,还是要慎重些啊!”

除了剑煌等少数几名强者外,其余几人也纷纷是郑重道。

“你们不必怀疑。”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黎昕摇了摇头,道:“我既然会当众宣布此事,自然是有着十足的把握,那血幽,的确是通过了试练塔第七层。”

“嗯?”

说话间,黎昕的声音忽然一顿,他脸上露出极度震惊之色,好半晌,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沉声道:“诸位,就在刚才,那血幽已经是闯过了试练塔第八层,正在继续挑战试练塔的第九层!”

“什么!”

“他竟然闯过了第八层?”

黎昕这话一出,原本便已经是充满了震动的众人,心中更是掀起了狂涛骇浪,其中不少人甚至是忍不住爆退了好几步,才重新稳住了心神。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彻底被震住了!

试练塔第八层,那可是二步道君大成当中的佼佼者才有可能通过的考验,即便是在血衍酒馆的历史当中,也仅仅只有一人,能够在三宫大比前便做到这一点。

而如今,那血幽,竟然也做到了这一点!

“这家伙,怎么可能如此变态!”

楚中天面色变得苍白到了极点,到了此刻,即便是心中再怎么无法接受,可他也已然意识到,黎昕所说的这一切,恐怕都是真的!

这件事情,注定将要震动整个血衍酒馆,在如此大事上面,即便是黎昕,也绝对不敢作假,也就是说,那林羽,真真正正是闯过了试练塔的第八层!

“试练塔第八层!”

想到这一点,楚中天心中便已经生出了一种绝望与无力,面对这等恐怖的战绩,他甚至生不出丝毫追赶的念头!

如果林羽仅仅只是闯过试练塔第七层,他或许还有那么一线渺茫的希望追上对方,可如今,他却是根本看不到半点的希望!

“变态,那血幽,根本就是一个变态!”

“这个怪物!”

不仅仅是楚中天,其余的众多天才也一个个皆是露出了苦笑之色,其中不少人更是觉得脸庞火辣辣的疼痛。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在对林羽冷嘲热讽,认为林羽注定已经是彻底废了,注定将要被踢出血衍酒馆,可转眼间,林羽竟是将试练塔的第八层都闯过了!

毫无疑问,从这一刻开始,林羽便是他们这一届当中最为耀眼不凡的天才,甚至在他之后,起码要空出好几个档次,才能够轮到君道生等人。

而他们,更是丝毫没有跟林羽比较的资格!

“难怪,这家伙会不参加三宫大比,对他来说,也的确是没有必要参加这所谓的大比!”

“我们以为他是自暴自弃,可谁能够想到,他压根便是不屑来参加!”

一时间,众人忍不住是感叹了起来,心中皆是充满了种种复杂的情绪。

“血幽……”

在一片感叹声中,君道生面无表情,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喃喃自语道:“三十年不见,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将我远远甩到了后头。”

“不过,我绝不会就这般认输,总有一天,我会重新追上你,乃至是超越你!”

他眼中迸发出一阵强烈的精光,浓郁的战意升腾而起。

只是,三十年前,他与林羽是处于竞争者的关系,可如今,他却已经是成为了追赶者!

“血幽,你这家伙,隐藏的果然够深的!”

钧弘轻轻叹息一声:“不显山不露水三十年,一出手便是如此大的动静,这倒真是你的风格。”

叹息声中,钧弘的面色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他的心中是否如表面一般平静,却是不得而知了。

“血幽,你这个怪物!”

钧弘、古耶罗等人神色难看,身为顶尖天才,他们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别人,可林羽的表现,却彻彻底底是碾压了他们。

“没想到,我们竟然都看走眼了!”

高空处,黑色寸发男子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苦笑之色:“好一个血幽,这届三宫大比的第一,的确是应当归他所有!”

“我一直觉得,君道生才是这届天才当中最为优秀的,即便是败给了楚中天,我也仍然如此认为。”

黄裳中年美妇也是轻叹道:“可现在看来,那血幽,才是这届天才当中毫无悬念的第一人,哪怕是君道生,也完无法与之相比!”

“血幽,的确是这届天才中最为耀眼不凡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