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ponr 国产

山洞有明显的人工雕琢的痕迹,石壁光滑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字,仔细看去,好像是画本里的武功秘籍。

段正阳跟着读了一遍之后,自觉的原本因为饥饿而有些虚弱的身体也有了力气。

段正阳本不相信世界上有武功秘籍这种东西,但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打破了他的认知。

不过,就算觉得奇怪,但跟活下去相比,这点儿奇怪完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想到若是自己死了,玖玖可怎么办啊的时候,段正阳便继续开始读墙上的那些字了。

段正阳的记忆里很好,说他是过目不忘可能有些夸张,但是读个十几遍能背出大概却是可以的。

因为每读一遍,腹中的饥饿与因为长久没有进食而产生的虚弱感会减少一分,因为觉察到了这个,所以段正阳便一直不停的读着石壁上的字,等到段正阳将上面的字倒背如流的时候,石壁上的字迹仿佛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碎裂成渣,一阵风吹过去,变成碎末消散不见。

等到字迹消散不见了,段正阳依旧走不出这个地方,只能日复一日靠着默背武功秘籍来为生。

一月两月,三月四月,直到半年。

明明这半年,除了每日清晨会喝一些露水之外,他没有吃过一颗米,但身体却精力充沛,非但没有一点儿虚弱之感,反而比之前要强壮许多。

段正阳站在石台上,看着高耸入云的山顶,再看了眼那些稀稀落落但却有迹可循的树木,段正阳咬了咬牙,决定明天一大早便去试着借助这些树木爬上山崖。

即便在这里饿不死,但是总是过着没有玖玖的日子,着实难熬。

第二天一大早,段正阳便顺着自己跳到台子上的那棵树,开始往上爬。

冬季唯美女孩私房落華

段正阳本是抱着九死一生的信念往上爬的,但却没想到,现在的自己不管是力气还是弹跳力都格外的好。

段正阳清晨可以看到东西的时候往上爬,等到傍晚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悬崖顶端的树木。

段正阳一鼓作气直接从山崖地跳上去,然后便开始往白家跑。

而此时的段正阳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跑着跑着,已经飞了起来。

断崖距离白家并不近,即便是架着马车都需要两个多时辰,但段正阳却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跑到了白家,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直接到了玖玖的院子。

段正阳本以为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玖玖会高兴,但却没想到玖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男子,段正阳只觉得自己的心瞬间就有些凉了。

掉下悬崖的时候他都没有此刻这么绝望过,一想到玖玖的身边有了其他的男人,段正阳的心,就格外的酸涩。

而此时完不知道段正阳以及披着主角光环回来的玖玖正眉头紧皱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表哥。

这个表哥是在段正阳掉下山崖第二个月被送过来的,当初白老爷本想安排这个表哥住在段正阳的院子,但却被因为玖玖的强硬反对,最后只能住在其他的院子里。

不过就算距离玖玖的位置比较远,但表哥的心去格外的火热,每日风雨无阻的跑到玖玖的院子里来找玖玖。

在这个表哥出现的第一天,玖玖就想把他一脚踹回去,因为这个表哥不但跟苍蝇一样的烦,而且还眼里还带着明显的算计。

玖玖年纪还小,并没有张开,说倾国倾城让人见之不忘纯粹是扯淡,一个没有张开、身材前平后平的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值得表哥算计的,那么唯一值得表哥算计的自然就是白家的家产了,若是跟玖玖成亲了,那么白家的一切自然就属于表哥的了。

表哥大的一手好算盘,想着先把玖玖的心弄到手了,然后再跟玖玖成亲,一点一点的把白家的东西都算计到手。

只是,表哥自己聪明但别人也不笨啊,更可况玖玖又不傻,会由着这个表哥算计自己。

玖玖不止一次的找白老爷把这个表哥送走,但奈何白老爷害怕玖玖因为段正阳离开而疯魔,便没有答应玖玖要把表哥赶走的要求,继续把人留了下来。

这么一留下来,足足留到了现在。

玖玖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个表哥给烦死了,今日表哥说是过几日便是外祖母的寿辰,说是想要跟玖玖一起去。

只是,两人虽然是表兄妹,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关系,若是一起去,定然会被其他人拿来打趣,表哥到时候绝对会顺水推舟的跟玖玖定下关系。

早就看清楚表哥眼里的算计的玖玖又不是傻子,自然是不愿意跟表哥一起去的,今日这个表哥就缠了玖玖一日的要跟玖玖去外祖母家,直把玖玖弄的头脑发涨,想要把他一拳头给打出去。

而在外面听清楚了事情的原委的段正阳本来的心酸瞬间烟消云散,一颗心更是高兴的不得了,几乎是瞬间的走动啊屋子里,看着玖玖的背影喊了声:“曼儿。”

突然听到段正阳的声音,玖玖下意识的回过神,在看到站在屋外满脸灰尘衣衫褴褛的段正阳后,玖玖一颗心是又惊又喜。

她自然知道段正阳不会有事,但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直到现在大半年没有见过段正阳,玖玖也想过要不要跳下悬崖去找他,只是却害怕段正阳正在从其他的地方回来,只能呆在白家等着。

如今看到段正阳,玖玖想也没想的就冲到段正阳的怀里,脑袋靠在段正阳的肩膀上,抱着段正阳的腰。

正缠着玖玖说要去给外祖母祝寿的表哥看到玖玖没有搭理自己,却靠在另外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身上,脸上瞬间就升腾起了怒意,看着段正阳的眼神也变的不善起来。

玖玖靠在段正阳身上片刻后,才站起来,看着大半年没有见过,却已经比自己高一头的段正阳,伸手摸了摸段正阳的脸颊,却没想反而蹭了自己一手的灰尘,玖玖轻笑一声,看着段正阳那张脏兮兮的脸颊,笑道:“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