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桥本藤野?”

看清桥本藤野的面容,宋拉不由一愣,可他也是见过了风雨的人,强迫着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是干什么?我们不是合作关系吗?”

“合作?还好意思跟我提合作?”

桥本藤野冷哼一声,“我没空跟啰嗦,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赶紧把东西给我!”

宋拉脸色微变,故作镇定道:“什么东西?”

“跟我还装傻?”

桥本藤野冷哼一声,“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

言语间,桥本藤野舞动架在宋拉脖子上的利刃,只见寒光闪烁,直接斩断了宋拉右手的大拇指!

啪嗒!

宋拉只觉眼前闪过一抹刀光,待大拇指彻底掉落在地,疼痛才传回脑神经,让他忍不住疼痛哀嚎出声。

“宋拉,虽然清楚我的身份,可应该不太了解我的手段。”

桥本藤野无视宋拉的哀嚎,面无表情道:“要是不把我要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会尝遍这世上最残忍的折磨!”

呆萌小清新美少女吊带淑女裙治愈养眼清纯图片

“我、我给!”

宋拉脸色大变,为了自己的小命,却不得不选择妥协,忍着右手的疼痛,颤颤巍巍地从上衣口袋里面摸出了一个U盘。

“说迟早都会拿出来的,又何必在临死前还受这些疼痛呢?”

桥本藤野伸手拿过U盘,右手微微一转,寒光闪烁,利刃再度回到刀鞘。

“我、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宋拉缓缓跪倒下去,双手死死的捂着脖颈,可鲜红的鲜血依旧扼制不住地从手指缝中流了出来。

他那双眼眸满是不可置信的,他是真的不明白,明明自己都老老实实地即将U盘叫了出去,为什么桥本藤野还要他的命?

“错!我可是从来都没答应,完全就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桥本藤野将U盘收入囊中,一脸淡漠地朝宋拉摇了摇头。

砰!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夜行衣的杀手被人直接从大门丢了进来,稍稍挣扎过后,终究还是没能爬起身来,彻底没了呼吸。

啪嗒!

大门外同时走进来一个身穿劲装的年轻男人,赫然是个桥本藤野打过照面的妖无敌!

不仅如此,由于杀手倒地引起的震动,让宋拉的脑袋咚的一声直接落地,在肮脏的地面接连翻滚了好几圈,才是停了下来,而他的身躯却是保持着先前的举动,依旧朝桥本藤野跪拜着。

“混蛋!”

这声响无疑瞬间吸引了妖无敌的注目,脸上瞬间涌现出愤怒的神色来,“诡刀!这个该死的叛徒,居然杀了宋拉,找死!”

“叛徒?还真是笑话!”

桥本藤野浑然不惧,一副看白痴似的望着妖无敌,冷笑道:“我从来都不是们的人,只是收钱办事而已,又怎么能叫叛徒?”

“更何况,是们先想要杀我来着,要论背叛那也是们先背叛我的!”

妖无敌瞬间无言以对,“……”

桥本藤野可不会管妖无敌是在想什么,探头往外面望了眼,见还没人进来,试探性问道:“既然只有一个人进来,那想必寒清照那个杂种,应该是在对付我的那些手下吧?”

“就凭那些手下,连能够接下我三招的人都没有,还好意思称是什么金牌杀手?”

妖无敌撇撇嘴,轻蔑道:“我知道是在担心什么,放心,清照没来这边!要杀现在的,就我一人足以!”

言语间,妖无敌下意识地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唇,说不出的嗜血邪魅!

“正好,我也想找算账呢!”

“诡刀,就别逞强了。”

妖无敌浑然不惧,右手猛地一甩,一把链刀瞬间从袖子口钻了下来,“始终是中了我的毒,虽说如今解毒了,可一身实力恐怕也只能发挥出七成来吧?”

“即便只能发挥出七成实力,要解决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桥本藤野懒得瞎扯下去,闪电般地朝妖无敌扑了上去,右手利刃出鞘,一往无前地刺向寒清照。

而另一边,叶天正小心翼翼地拉着苏媚从地下室走上来,刚准备离开平房,身后却是骤然传响一道破空指引。

叶天敏锐察觉,忙不得一把推开苏媚,两枚梅花镖当即贴着苏媚脸颊射过,削断了女孩儿的几缕发丝,狠狠地钉在了墙壁上。

“现在外面这么乱,们用不着那么着急走吧?”

一道很是妖娆的女音从两人身后传响。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连忙让叶天两人转过头去,映入眼眸的赫然是一个穿着中性运动服,扎着个高马尾辫的清秀女人。

要是桥本藤野在这儿的话,必定能够认出这货根本就不是什么女人,而是个堂堂正正的纯爷们、寒清照!

“躲到我身后去。”

叶天连忙将苏媚给拉到了身后,神色警惕地望着寒清照,漆黑的眼眸涌现一抹困惑之色,沉声道:“是谁?”

女人并没有回应叶天,反问道:“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叫叶天对吧?”

叶天一怔,脑海突兀闪过一抹灵光,“是寒清照吧?”

“哦?!”

寒清照一怔,旋即冷笑道:“没想到会知道我,难怪会有本事让诡刀那个废物背叛我们了,看来还真有点本事。”

咻咻!

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叶天毫无征兆地就是扬起右手,好几枚硬币当即朝寒清照飞射了过去。

寒清照脸色一沉,反应敏捷地在腰间一摸,几枚梅花镖瞬间出现在手上,同样扬手朝叶天两人射了过去。

叮叮!

硬币跟梅花镖当即在半空中纷纷撞击在一块儿,改变了彼此的轨迹。

“想偷袭我?简直就是在做梦!”

寒清照轻蔑地撇撇嘴,却也没着急进攻,好整以待地站在原地,满脸戏谑地朝两人讥讽道:“如果就只有这么点手段,那们两个还是别出去了,与其死在外面的人手里,还不如让我来杀了们!”

“媚姐,看来我不能送出去了。”

叶天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从寒清照的反应速度来看,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真打起来一时半会肯定停不下。

塔木他们可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到时候村子里的人都给吸引过来,带着个苏媚他绝对跑不了!

叶天又是将耳麦给扯了下来,伸手递给了苏媚,沉声道:“拿着通讯器,待会儿出去找个安全的房间躲起来,把这儿的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派人来接!”

“不!我不走!”

“别闹,要是不走,没准我们两都得留在这儿!”

叶天大喝一声,又是取下腰间的两把手枪,“要开枪得先拉开保险,然后对准对方扣下扳机就行。”

言语间,叶天掩饰了一遍怎么拉开保险。

“叶天,……”

苏媚呆愣在地,她从没见过叶天这般神色,一股异样的情绪从心底涌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