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倩不明白是怎么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和王成博之间的地位居然反转到这种地步了。

以前的她何时需要这般低声下气的主动来露笑脸?他舔自己脚趾自己都嫌脏的家伙,到现在居然要她主动过来道歉?

一想到这个她就满肚子火气,但偏偏现在又只能装作楚楚可怜。

李小倩道歉了…..

王成博一愣,眼神有些恍然,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高傲的女孩道歉,他记得小时候,她好像说了什么话得罪过自己老爹,李叔叔押着她来道歉,但她就是不屈服,小小的脑袋在自己父亲的手掌下就是强撑着就是不肯低头,高傲的像只天鹅,那么的倔强….

他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但那个年纪,两个大人都觉得她错了,一般情况下,她就是错的,但她还是不肯承认,就是那般的自我,这让小时候在自家老爹的严厉管教下显得有些内向、文弱的他突然非常羡慕对方….

是了….也是那个时候,对方那高扬起头姿态就如烙印般印在了自己心里……

如今…..

望着眼前这个一脸假笑的女人,王成博突然在想,是对方变了吗?

可为什么自己觉得她没变呢?

也或者是自己从开始…..就看错了些什么….

“嗯….没事,想来你也是受到了惊慌才会那么激动,说那些话的…..”成博微微笑道。

红底内衣小可爱

这话一出,黄少叹气捂头,李小倩则是嘴角微微翘起。

果然,王成博还是那个王成博,无论自己如何羞辱他,哪怕是伤害了他的亲人,只要自己露个笑脸,勾勾指头,这家伙一样还是以前那个软骨头。

一旁的冷星本来也是微微皱眉,说实话,如果狗蛋她哥是一个连伤害亲人都不知道反击的人,哪怕他是狗蛋的哥,他也不会认同的。

但下一秒,他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王成博的笑容看似很温柔,但身为杀手的他却是看得清楚,这家伙笑容下的骨子里,有一股冷意。

除了一开始那女人出现时稍稍诧异了一下,从对方道歉到他接收道歉这断时间,这家伙的的呼吸还有心跳都非常平和,没有一丝波动,冷静得让冷星这个职业的刺客都感觉有些诧异。

狗蛋的哥哥似乎和资料上形容的性格有些不太一样…..

“谢谢你成博!”李小倩见状一下走了进来,一脸委屈道:“我就知道,是你的话,一定会原谅我的。”

王成博笑了笑:“是呀….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

李小倩嘴角一泯,心中得意,看来事情比她想象要顺利,原本在警局这家伙反常态度让她有些吃不准,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想到此她不再注意成博,而是看向了这次任务的目标:冷星。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如王老爹所想,王成博在出了警局后就被监视起来了,他一出门就找到了黄少,而后又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子,这让周围监视他的人很警惕,所以才叫了她来探查这个男子的底细……

根据昆仑的司徒鸣所描述,这个叫冷星的男子很不一般!

李小倩打量了一下对方,心中不仅暗道:这男孩长得好生耐看。

皮肤白皙,体型很好的撑起了他的v字领衬衣,露出一半的手臂有着极为好看的肌肉线条,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仿若星空里的漩涡,让人看了视线都忍不住陷进去。

“咦,小哥哥面容很陌生呐,成博,这是你朋友?”李小倩笑眯眯问道。

“刚认识….”成博老实的回答道:“是来和我们公司谈业务的…..”

“我们公司…..也有业务?”李小倩有些古怪道。

“咳…..”被打脸的黄少轻咳一声,毫不犹豫的回道:“李小姐请注意用词,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了。”

李小倩却根本就不理会黄少,而是笑望着冷星:“小哥哥怎么称呼?”

冷星抬头瞄了她一眼,淡淡道:“你看起来都快三十了吧?这个年纪这么叫我是不是不太合适?”

这话一出,李小倩顿时脸色一僵。

“噗….”黄少忍不住破气,没想到这面瘫哥半天没句话,吐槽倒挺骚的嘛….

“天色不早了…..”一旁的王成博很是时候的打断了这波尴尬,突然开口道:“黄少,我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门也坏了,也不安全,等会能去你那里打搅一下吗?我正好有些事想问牧云姬小姐。”

“额?”黄少一愣,看了看对方之后,犹豫了一下,自己老爹好像不太喜欢自己公司的那些人,不过牧小姐在的话,自家老爷子应该说不了什么,毕竟她似乎对王成博有些好感。

最终黄少点了点头:“行啊。”

王成博闻言也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冷星:“你也来吧,这么大的合作还有很多细节要谈,这里条件也不好,正好去黄少那里也方便些。”

冷星望了望王成博,顿了一下后点头:“好。”

“喂…..”黄少眼皮一抽,这家伙是把自己家当他家了吗?自己都还没开口呢,这大包大揽的模样,谁才是主人呐?

李小倩在一旁听得脸色一白,这是什么意思?要把自己撇开吗?

黄少家肯定是不会让自己进去的…..

“小倩也来吧,这几天外面不安全,你又刚经历了这事儿,一个人待着也不好….”

“诶?”李小倩一愣,万没想到成博下一句会这么说….

“喂….我说…..”黄少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这个叫冷星的也就算了,毕竟是来谈工作的,擅自做主让李小倩这种女人去他家是什么意思?

但当他看向王成博时,看到对方那淡然的眼神,黄少心中微微一动,最终还是将不满的话吞了进去,默认了这个安排。

—————————————

小区外,刚赶到的昆仑长老皱眉道:“你说得那个男子真的有必要叫李小倩进去试探吗?”

“有…..”一旁的司徒鸣很肯定的回道,语气很坚决,脸色也满是凝重,让长老微微一愣。

司徒鸣没有继续解释,而是回想起了刚才遇到对方时的画面。

当时他就在小区外面监视王成博,结果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就那样自然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一点声音都没有,这让司徒鸣大白天有种见了鬼一般的冰凉感。

如果不是对方毫无恶意,那么近的距离,自己毫无知觉,是一种什么概念?

关键是那家伙看起来才二十来岁吧?

司徒鸣回忆起那家伙一脸淡然的神色,有种回到三年前时面对云山派:陆行风的感觉,那种被同辈…不,被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家伙走到了前面的不甘之感,再一次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