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人美,这个名字在华夏就意味着绝对的禁忌,越是资历深的老辈子,越是明白,这个周人美的恐怖之处,不敢在公众场合太多的评价!

而今日,周人美竟然是来到了龙虎山。

实在是,让这些老辈子震惊,他们都以为,这位华夏武道神话,已经老死在了海外。

虽然之前,也是听说了周人美重新踏足华夏的事情,但是张沧海并没有太过当中,而如今看来……

龙虎山和这位武道神话之间,也算是有一些恩怨存在了!

而这一次,可以说是他们龙虎山面临的大劫了,如果处理不好,恐怕这龙虎山将来会不复存在了,毕竟张沧海可是很清楚,这周人美的实力是多么恐怖。

就连他,也是有点心虚,毕竟站在面前的,可是传说中的武道神话!

“这下子,倒是有好戏看了。”

楚尘笑道,既然有人来找龙虎山麻烦,他也是懒得继续追究刚才的事情,而是选择在旁边默默旁观。

有些时候,当个看客也是不错的。

而且,他也是看出了,这个叫做周人美的男人,身上的不普通。

宗师身上,有着化劲存在,而一眼看过去,这周人美却并武道宗师那般,化劲潜藏在血肉经脉之中了,而是浑然一体,倒是和自己修行境界中的筑基,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爱美女白嫩肌肤乌黑长发清新气质写真图片

见到这些,楚尘也是微微诧异。

当然,跟随在周人美的华三德,却是欲哭无泪,一张老脸皱成了菊花。

他也是运气背,遇上了周人美,否则见到周人美也都是绕道走啊,直接躲开,毕竟虽然当年,也只是接受过周人美医术上面的指点,但是他清楚,这位老师的脾气。

别看带着点阴柔气质,而且五官精致得如同女子似的,说话软糯,是江南水乡人。

但完不是什么婉约派,搞那些花里胡哨的名堂,这脾气却是直接,狠辣得很啊!

一言不合,就杀个干净!

当年燕京有几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家族,因为得罪了这位武道神话,就是被周人美一人给屠了清爽!

当然,正因为如此,也就导致了后面许多燕京家族,对于这位武道神话相当不满意,数十年前,就算周人美在华夏风头极盛,甚至有着军方背景,也是因为燕京大家族方面的联合,导致中了招。

先是败在另一位,已故的武道神话,西北老人手上,身受重伤,而后在燕京的势力展也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

甚至是在军方的地位,也是遭受到了当时,还是司令的王德胜的压制!

自此以后,周人美也是带着洪门,彻底的退出了华夏的舞台。

“乖乖,这下子,他是打算在华夏上卷土重来吗?”华三德神色紧张不已。

早在周人美回来的时候,就是去了一趟燕京,震慑住了许多豪门世家,甚至连燕京八门,包括王德胜在内,都不敢多说半句话,生怕惹怒了这位煞星。

之前在淮州,华三德联系苍松道长,也是告知了这件事,自然是希望龙虎山能够参与进来。

毕竟,在华夏范围内,龙虎山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如果能够和燕京方面联手起来,也是会对于周人美形成一定的阻碍。

在这片土地上,西北老人亡故之后,能够同样为武道神话,制约周人美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也就意味着,当没有敌手之后,这周人美能够在华夏,做到真正的翻天覆地,只手遮天!

“周人美,今日你不请自到,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一边的张沧海,也是鼓起勇气道。

就算这周人美再厉害又如何,现在是龙虎山的山门,张沧海也是有点底气!

这周人美再厉害,也不过是当年的陈年旧事了,他可是听说当年西北老人,可是用尽生命将这位武道神话,给重创过,导致他一蹶不振!

这些年,待在龙虎山上清修,张沧海也是自认为,自身实力远非当年可以比较。

就算几十年前,自己不是周人美的对手,可如今,却是不一定了!

说不定,可以挑战,这位武道神话了!

“罗天大蘸啊,这可是十年难得一见的蘸典,没想到这龙虎山掌教的位置,又要换人了!”周人美淡淡道,不过话语中,却是显出了沧桑的意味来。

毕竟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周人美也是见识过龙虎山许多变更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沧海皱眉道。

“刚才那个小家伙,是你的后辈吧,应该是曾孙辈了,资质挺不错的!”周人美评价道,不过这话落在张沧海耳中,却是让他脸色大变。

不光是他一人,就连旁边龙虎山的许多道人,都是错愕无比。

显然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后辈?

这江星辰不是应该从山下,华东六省某个豪门世家当中,寻找到的纯阳转世之体吗,怎么又一下子变成了掌教的后辈了?

要知道,掌教师兄,当年可是孑然一身进入的龙虎山啊,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妻儿存在。

而旁边的苍松道长,也是恍然大悟!

细细回味一下,这些年以来,向来是一身正气的沧海师兄,每次都是在江星辰屡屡让步,甚至纵容江星辰的许多行为。

这让苍松道长,以及孙是非等人,都是非常不解,毕竟这龙虎山传人,必须严加管教才是利大于弊啊。

现在被周人美一点破,这些细节自然而然是迎刃而解了

毕竟,虽然精通面相之术,可是没有一个人,往这方面去想过,而且这辈分已经到了曾孙,想要看时候有关系也是有点麻烦。

不过,这周人美,居然厉害如斯,一眼便是察觉出来了一点。

而一边的楚尘。

楚尘也是嘴角泛起了笑意,刚才他也是察觉出来了一点,不过懒得去点破,没想到这男人一来,居然就是直接说破。

完不给这龙虎山掌教,张沧海半点面子。

而张沧海的听到这里,神色也是难看到了极致,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男人给活剐了!

“好吧,我也不绕圈子,今日来我是有两件事,第一既然罗天大蘸举行了,我也该顺道拿走罗天坛了!”周人美淡淡道,说着便是指向了旁边,摆放在大典中央的祭坛。

“你做梦!”

听到这里,张沧海再也忍不住了,这罗天坛里面有些门道,而且有些潜在价值,更是对于他们龙虎山来说,可以说是象征一般的存在了。

龙虎山代代相传的东西,怎么能够被他们染指,这点便是龙虎山掌教的张沧海的底线

加上刚才被周人美点破,有点恼羞成怒的意味,这一下子张沧海也是彻底坐不住了。

轰然之间便是爆开来,整个人如同雷光一般,来到了这周人美跟前,一掌便是从他的头顶上劈下去,不光是武道,还有术法运转在其中。

将周人美身旁的气机,部锁定得死死的,如果他敢乱动一步,那就是惨烈的下场。

张沧海自信,这种手段之下,以及突状况,周人美绝对是反应不过来的。

“什么武道神话,不过如……”张沧海正准备开口,却是赫然之间,觉完张不开口了。

一拳便是直接轰在这位龙虎山掌教胸口上,没有丝毫的招式,只不过是最普通和平凡的拳法,偏偏张沧海躲避不过去,就这么眼睁睁承受住。

噗嗤!

一口老血喷出,染红了胸前的道袍,张沧海整个人,也是如同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飞出去了好几米远。

一拳便是把人,打出去几米远,如同死狗一般,一般的武道宗师,和普通人交手时,自然能够做到如此。

然而!

此时此刻,被打出去的,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这位可是龙虎山掌教,传说中已经脱了宗师境界的高人啊,在周人美面前,却是如同一只鸡仔一般,随意拍打,这算什么事情啊!

这简直是让在场之人,纷纷目瞪口呆。

完不是一合之敌!

“张沧海,我和你师傅同辈而交,当年他都不是我的对手,被我在这龙虎山山门前活活给打死了,你还有胆子跳出来?”周人美笑道,显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将这位龙虎山掌教放在眼中。

毕竟,光是辈分,这张沧海就是不够!

而张沧海也是惊恐不已。

这种实力的差距,让他心中震颤。

只有那个解释了!

“咳咳,你已经踏入了……玄境!”张沧海咳出了一口老血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毫无疑问,恐怕只有玄境实力,才能够解释这一切了。

否则他自认为,和这位武道神话之间的差距,不会如此的巨大。

而一旦进入玄境那个层次,也就意味着,就算是武道宗师,也是完不值得在意的存在了,杀宗师如同杀狗一般随心而动!

“这就是,武道神话吗?!我的天,一招就是重创了这龙虎山,掌教张沧海?!”

“他到底,还是不是人类!”

“我的天啊,这种实力,恐怕在这华夏,已经是没有敌手了!”

白云观、八仙庵、青城山,这些和龙虎山在华夏,算是连枝同气的道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也是纷纷觉得后怕,毕竟当年许多事情太过复杂,万一周人美杀心起来了。

恐怕就不好了!

其他外人,见到了这一幕,也是纷纷害怕起来,甚至于有些人,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这罗天大蘸,毕竟周人美出现,这罗天大蘸也是举行不下去了。

接下来,万一被卷入这些陈年的恩怨当中,就是得不偿失了。

这位武道神话果断,直接,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是上来用武力镇压。

一边的楚尘,看到这里,也是笑了笑,毕竟难得见到一位如此的强者,倒是让楚尘感到了一些新奇,尤其是刚才那一拳。

甚至可以说,蕴藏了一些道韵在其中!

也难怪,这张沧海躲不过去了,就算是楚尘,也得费一点功夫。

“罗天坛只是第一件事而已,另外我还有件事,不过需要你们帮助一下了,我周人美这辈子,喜欢收徒弟,小德子的医术,还有小林子的术法,都是我亲手传教的。”周人美淡淡道,眼眸一片泰然。

不过,旁边的人,听到这里,却是面色变了变。

小德子?小林子?

这是……指华三德,以及龙林龙师傅吗?

这个称谓,太随意了,要知道这两位,一个是华夏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一个是术法大师啊,都是行将就木之人啊,怎么在周人美口中,就仿佛低了好几个等级一般,完像长不大的孩子!

当然更加让他们震惊是,这周人美收的徒弟,都是如此的人物。

那这周人美的本身,到底有多么强悍,就值得慢慢回味了。

因为武道境界太高,也就导致了许多人,忽略了他的其他方面,其实不光是武道,在医术,神通术法,以及许多方方面面,这周人美都可以说是一枝独秀!

另外,还有洪门!

这海外名列前茅的华人组织,也是在这个男人麾下啊,就算是龙虎山整个山门和洪门比较,也根本是不值一提!

当然,更加让这些人震惊的,还是周人美的外貌了。

从上上个世纪,一直活到如今,却仿佛还是少年模样,简直是妖孽啊!

“至于拳脚,我也是教导过一些人的。”而就在这时,周人美又是缓缓道了,旁边人听到周人美开口,也是不敢再有更多的言语。

就算是刚才那些,没有长眼的小辈子,嘴上没有太多分寸,可是刚才见到了张沧海,这位龙虎山威风凛凛的掌教被打得像败狗的一幕,也是心中震撼了。

“在拳脚方面,我曾经收了一位资质还算是中等偏上的徒弟,倾囊相授,他也算是学会了我的拳术,本来想回来之后,两人再一起叙叙旧的,可谁曾想天人两隔。”

“其他随便收的弟子,死了也就算了,毕竟没有太多的感情,我也就不追究了。”

“不过,这一次不同了,关系不同,既然这里人多,我就问一下,这……华东六省地界上江州的楚狂人,究竟是谁!”

“他是何门何派!”

“为何要下如此毒手!”

“打死我亲传嫡系弟子,赵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