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他的唇逐渐往下,她倒抽一口气,心慌意乱的推开他。

   但她的制止,对傅瑾城来说丝毫起不了作用。

   最后的最后,高韵锦眸光湿润,脸色绯红的躺在床上休息,瞪了一眼傅瑾城,傅瑾城唇边带笑,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下,“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高韵锦脸红,却无法回答,尤其是在看到他还没解决的需要时……

   傅瑾城自己似乎也有点受不了了,身心一口气,才放开了她,快的进去了浴室。

   高韵锦捂住了红了个通透的小脸,根本不敢看他离开的方向。

   这次傅瑾城出来得更慢,等他出来的时候,她差点都睡着了,还是傅瑾城将她抱了起来,“你确定不洗个澡?”

   高韵锦红着脸,“去。”

   傅瑾城觉得她红着小脸的模样,是越的诱人了,他捏了下她的小脸,声音还有点沙哑,“再脸红,信不信我再来一次?”

   高韵锦瞪眼,赶紧推开他,压根不敢有丝毫迟疑的进去了浴室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来,两人没事可做,却还没到睡觉时间,就穿好衣服,到楼下看电影去了。

   高韵锦和傅瑾城对于电影都没有什么兴趣,两人窝在沙边上,靠在一起百无聊赖的看着。

   花朵的春天很芬芳

   剧情虽然挺吸引人的,但高韵锦看到一半的时候,却还靠在傅瑾城的怀里睡了过去。

   傅瑾城也不看了,抱着她上楼。

   高韵锦睡得很熟,途中竟然没有醒过。

   傅瑾城去了一趟洗手间后,刚上床躺下,高韵锦就在睡梦中,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属于她的怀抱,钻了进去,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闻着她的法香,抱着她柔软的身子,傅瑾城低头笑了笑,双手揽紧了她,也关灯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

   傅瑾城比高韵锦早醒,到楼下小区跑步去了。

   高韵锦看了下时间,知道他去跑步了,也没找他,虽然醒了,也没有到楼下去做早餐,因为按照习惯,傅瑾城应该会在外面顺便给她带早餐回来。

   习惯成自然的事,自然不会有错。

   她看准了时间,洗漱下楼的时候,傅瑾城正好回来了,手里也提着两个人的早餐,让她先吃之后,就上楼洗澡换衣服了。

   他们两个人,认识了这么多年,来来回回分分合合这么多回了,现在两人的相处倒是变得平淡了很多,却也很有默契。

   就像是两个人过自己的小日子一样。

   尤其是,就算傅瑾城自己的事业提到了个新高度,已经不缺钱了,现在他们两个人住的地方,还是没有请佣人来伺候,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他们两人包办的。

   不过,在高韵锦一个人在的时候,傅瑾城担心她太累,一个星期会叫一次家政,到家里来搞一次卫生。

   这个时候,两个人吃完了早餐,就聊起了野餐的事整理好需要的东西之后,就出门了。

   这一次野餐的人不是很多。

   有覃竟叙,傅骁城和他的女朋友,还有石旗和他的女朋友,除此之外,就是傅瑾城事务所其他的朋友了,一共也才十个人。

   但高韵锦也跟他们聚过很多次,彼此也算是熟悉的。

   至于野餐的用具,都是傅骁城和石旗他们准备的,带了烧烤架,一些零食,还有烧烤的食物,应有尽有。

   他们选的野餐的地方,靠近河边,旁边还有一处草坪,因为正好是四五月,周围野花很多都开了起来,风景非常好。

   高韵锦刚到这个地方,就被这边给迷住了,在周围都看了看。

   傅骁城现在的女朋友,是正经八经的,日后要结婚的女朋友,据说女孩家境条件不错,性格也挺好的,算是两家联姻。

   女孩子对风景这些都比较喜欢,高韵锦和对方不熟,但也聊了起来,到处走来走去。

   她刚走远了些,就听到傅瑾城说:“别走抬过去那边,河的那边草木太茂盛了,可能会有小蛇。”

   高韵锦最怕蛇了,立刻应了一声“好”。

   覃竟叙百无聊赖的坐在垫子上,伸了个懒腰,笑道:“你这是求欲不满?”

   傅瑾城回头,都没理会他。

   覃竟叙又说:“难道我说错了?不然你一个劲的盯着人家看干什么?我说你们又不是一年半载没见过面,你这次回来都这么多天了,该干的什么都干完了吧,怎么人家去到哪里,你就看到哪里?”

   石旗他们整理好了烧烤架,指挥剩下两个女孩帮忙。

   他们都是娇惯了的大少爷,他们向来只负责吃,可不负责做。

   高韵锦听说要准备做烧烤了,就回来帮忙,傅瑾城也过来帮她。

   高韵锦说:“碳还没热好,不急,你先跟朋友聊着。”

   傅瑾城就回去跟事务所的几个朋友聊天,覃竟叙倒是走了过来,“小师妹心情好像挺不错?”

   高韵锦顿了下,“有吗?”

   “你和傅瑾城心情都很好,怎么,是有什么喜事吗?”

   高韵锦:“……”

   喜事吗?

   没有。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瑾城对你是越来越上心了,这是好事。”

   高韵锦:“……”

   傅瑾城对她越来越上心?

   何以见得?

   不过,她和傅瑾城的相处越来越好,越来越默契倒是真的。

   “说起来,你们认识多久了?”

   高韵锦想了想,这一想,竟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八年了。”

   “很好,过了七年之痒了。他对你热度还越来越浓,这点放那个男人身上,都不简单。”

   这话,是覃竟叙的实话。

   有时候,不管两个人多相爱,残酷的时间都会把他们之前的心动一一抹去。

   所以,经历过爱情长跑的人,到最后的未必能在一起,是因为彼此的热情都消耗掉了,打了厌倦期。

   高韵锦和傅瑾城估计是折腾来折腾去,倒是保持着新鲜感,或者是某种感觉,他们之间反倒是失去了那种因为时间消耗而逐渐变得苍白的感情。

   但……

   感情的消逝,也不能赖在时间上。

   两个人的相互作用效果,也有一定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