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衣柜找衣服穿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给他做的那两套衣服,她特意打开那边的衣柜看了眼。

   还在。

   两套都没带走。

   她心里也没有太大的失落,毕竟……

   她已经猜到了。

   她顺利的通过了公司的考核,成为了公司的正式员工。

   可能是因为她给薛永楼做过助理,公司的高层对她都有印象,连总经理都知道,她和薛永楼是可以常联系的关系,总经理对她都还挺客气的,以至于公司上下的人都挺照顾她,她的工作也越做越顺利。

   加上她早就本来也是一个工作认真,肯吃苦耐劳的人,在设计上也有天赋,岚姐也欣赏她,特意将她带到身边来教她。

   公司上下有挺多人羡慕她的。

   但和她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她自己也足够努力,倒是没有人说她什么。

   转眼间,傅瑾城也离开了有一个多月了。

   也快到高韵锦的毕业典礼。

   清纯mm头戴圆帽铁道旁倩影窈窕美图

   但在毕业典礼之前,他们学校还得举办一场服装秀。

   服装秀的内容就是以他们这一届毕业生的毕业作品为主,然后由学校几位专业老师统一评分,评分的平均分就作为他们毕业设计的成绩。

   高韵锦的设计是早就做好了,她的成绩也很不错,得到了老师的一致认可。

   毕业设计成绩出来之后,是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前几天,傅瑾城给她打了电话来,询问她的状况。

   她如常的说:“挺好的。”

   “工作还是很忙?”

   “嗯。”

   “忙得连电话都没时间跟给我打一个?”这句话,他是带笑的说的,听起来好像是抱怨,又好像不是。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

   她其实是不太想给他打电话。

   她和他不一样。

   他是寂寞的时候,无聊的时候,才可能会想起她,给她打个电话,消遣消遣。

   她是想起他就会寂寞。

   她如果给他打了电话,接下来的两三天,都可能不会太好过了。

   “也好,以后我每个星期至少给你打一次电话?”

   “嗯。”

   他说什么,她基本上都说好。

   两人聊了一会,都安静了下来,他忽然问:“想我回去陪你吗?”

   高韵锦愣了下,“没事,你忙你的吧。”

   他如果真的这么迫切的想回来陪她,他还是能挤出时间来的。

   他不来,就说明了,他还不是那么的想见到她。

   “嗯。”

   平平常常的聊完了天,直到挂电话,高韵锦都没有跟他说她毕业典礼的事。

   他现在不在京城,她母亲在周六日的时候,也会催她回去家里坐一坐,美名其曰是和家里人培养一下感情,别生疏了。

   实则是担心她父亲越来越偏心夏莉他们一家三口了。

   高韵珍毕业的时候,高进升可是送了高韵珍一辆车,和二十万给她买她早就喜欢的东西的。

   金如兰也希望高进升能有点表示。

   金如兰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高进升却当听不懂,敷衍了事,金如兰气不过,又跟他吵了起来,骂他偏心什么的。

   到了她毕业典礼那天,高进升别说是送她礼物了,人都没来。

   金如兰在意的是高进升是否能送自己女儿东西,一个毕业典礼,她倒是不重视,也没来,倒是公司里几个关系好的同事中午都抽空过来了一趟,高韵锦挺感动的。

   她和几位舍友也有好几个月没见了。

   这次能再见面,大家都挺高兴,抱在了一起。

   谈了半天近况后,白玉敏关心的问:“傅师兄什么时候过来?”

   高韵锦回答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了,“他老家那边还有事情要忙,赶不过来。”

   “是啊?好可惜啊。”

   高韵锦转移了话题。

   拍了合照之后,高韵锦和班里的同学到处去合照留念,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迎面的,走来了一个熟人。

   看到这个熟人,高韵锦脸色微变。

   对方看到她,也挺惊讶的,看着她身上穿着的学士服,再看看她旁边的墙上,明晃晃的写着的“a大”字样,对方笑容更深了,朝着她走了过来。

   高韵锦低着头,有些不自在。

   “小锦,有帅哥!大帅哥啊!”舍长和白玉敏在一变兴奋的低声说。

   这时,对方已经走了过来,“高小姐,好久不见。”

   舍长和白玉敏嘴巴都张成了“o”形,“你们认识?”

   “就是啊,小锦,你怎么总认识这么多帅哥?”

   “这么多?”对方笑容温和,“不知,除了我还有谁?”

   高韵锦张嘴,正要阻止舍友们接话,舍长就已经抢先说:“傅学长啊。”

   “傅瑾城?”对方说话的时候,却笑看着高韵锦。

   “对!”舍长兴奋,“这么说,帅哥你跟傅学长认识?”

   “认识,但不熟。”

   高韵锦忍不住开口,“我想跟他单独说两句。”

   “好,你们慢慢聊。”白玉敏和舍长退到一边去了。

   “好久不见,林先生。”

   没错,来人正是她之前欺骗过的林以津。

   “确实好久不见了。”林以津似笑非笑,“原来高小姐还没毕业?”

   “如你所见。”

   她确实还没拿到毕业证书。

   “难怪高小姐看起来这么年轻。”

   “林先生今天怎么有空到这边来?”她转移话题。

   “哦,家里有后辈准备高考了,我替他过来这边的学校看看,回去能给他一点意见。”然后又说:“c大已经去过了,既然高小姐是a大的学子,不如高小姐跟我讲讲a大?”

   高韵锦点了点头。

   两人在学校里走了半响,林以津才不客套了,“你和傅瑾城认识,为什么要瞒着我?”

   “你不是也在变着法子来试探我吗?我为什么就不能瞒着你?”高韵锦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哦?我还以为你是……”

   他语气一顿,她知道他是在故意卖关子,却不上当,说:“我不知道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你们想要了解这些来干什么,我只是想说,我和他的关系,没有你们想象中这么好。”

   林以津竟然点头,“看的出来。”

   她愣了下,他又说:“因为这两个月,傅瑾城都在g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