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开公司这么久了,之前她哪怕在公司陷入困境,她都让他放手,想自己处理一切,不想他帮忙,他也由着她。

可现在,他放手了,她却忽然接受了其他人的帮忙,也就是说,她的崛起,与他无关。

这样一来,她对他的依赖会越来越少,需要他的地方也越来越少,再加上他们感情的疏离……

就好像她能随时脱离开他一样。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现在正是高韵锦公司壮大的时候,工作的事情非常多,她也非常忙,一顿饭来了两三个电话。

所以,这顿饭到最后,傅瑾城也没有跟高韵锦聊太多。

饭后,傅瑾城开车送高韵锦回去公司。

高韵锦下车时,傅瑾城拉着她的手:“晚上下班我来接你。”

“你有空?不用应酬或者是……忙其他的吗?”

这个其他,自然是跟雷运有关。

但她没说出来。

清纯软萌和服少女

“这几天会稍稍有空一些。”

“好。”高韵锦不确定道:“不过我可能要加班。”顿了下,又说:“要不,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我给你打个电话?”

“好。”

傅瑾城倾身,靠过去,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下,才放开了她。

回到公司,高韵锦继续工作,休息的间隙,她习惯性的掏出手机,上网。

她刚上去,就看到了跟雷运有关搜索词条。

她点开看了下,才知道,原来,她回去了H市。

高韵锦捏着手机的动作顿了下,眸光闪过一抹了然。

难怪傅瑾城今天这么有空,原来是雷运离开了京城……

看了一会,高韵锦也不再看了,放下手机,让自己别多想,继续工作去了。

忙了一会,她的秘书走了进来,开心道:“高总,猜猜我刚才接到了谁的电话?”

高韵锦笑,“谁?”

秘书有些激动:“领尚服装杂志的总监的电话!”

高韵锦愣了下,随即也激动了起来,“真的?”

领尚服装杂志是国内颇具盛名的服装杂志,甚至在国外都有一定影响力。

能上这个杂志,不但代表了对方认可了她公司的设计,更能提高她公司的知名度和服装品格。

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机会。

“当然是真的。”秘书高兴道:“他们想采访您,我给了他您的电话,晚一些他会联系您的。”

“好。”

秘书说完了,就离开了。

高韵锦活了两辈子,现在是她在事业上站得最高的一次,也是她上辈子一直梦想的时刻,却因这样那样的事情,一直没有实现。

现在,她忽然实现了,以后她还可能会站得更高,走得更远。

想到这些,她难得的兴奋起来,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想跟人分享自己心底的喜悦。

她拿起手机的第一时间,想打过去的人,是傅瑾城。

以前,他们还恩爱的时候,她曾经跟他说过她的梦想,如果他知道了——

但是——

电话在即将触碰到号码的时候,她骤然顿住了所有动作,笑容慢慢的淡了下来。她跟傅瑾城,早就不是那个时候的他们了,她打过去,傅瑾城应该也会替她感到高兴的,只是,她以前所幻想的那些飞奔过去找他,在她最闪耀的那一刻,希望他在身边

的情景,却变得这么遥远又模糊……

最后,高韵锦放下了手机,电话没有拨出去。

这时,杂志总监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高韵锦挥去脑海那些杂乱的念头,赶紧接起了电话。

跟领尚杂志的总监聊了小半个小时,直接打乱了高韵锦的工作计划。

不出意外的,高韵锦要加班了。

不过,加班前,她没忘记给傅瑾城打个电话过去。

傅瑾城那边没有立刻接。

高韵锦猜测他可能在忙,没有继续打,而是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之后,就去开会了。

开完会,拿起手机看了眼,看到了傅瑾城的回信:行,我这边也有点忙,就不过去了。

这句话回得有些冷淡了。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跟她道个歉,然后再忙,他都会提醒她记得吃饭,别饿着的。

但现在只有冷淡的,没有温度感情的回复。

高韵锦没觉得意外,也没有失落,接过秘书帮她叫的外卖,吃了起来。

八点多,她忙完了,离开公司,开车回家。

回到家,小家伙们还没睡。

十多分钟后,傅瑾城回来了,手里提着甜点。

小家伙们高兴不已。

“哇,爸爸,你又去买蛋糕啦?”

“嗯。”傅瑾城把手里的甜点递给馋得口水直流的小家伙们,在高韵锦没反应过来时,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下,“什么时候回来的?”

“十分钟前。”

傅瑾城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去买蛋糕,去找你了,我还以为你早就下班了。”

高韵锦低头笑了笑,没说话。

如果他真的想过来找他,他完可以给她打电话的。

毕竟以前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但他没有。

说明他起身并没有这么想来找她。

说什么想来找她,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

这时,悦悦挖了一勺蛋糕,踮起脚尖道:“妈妈吃。”

高韵锦趁机挣脱傅瑾城的怀抱,笑道:“好。”

“妈妈还要吗?”

“要。”

她揉两下悦悦的小脑袋,跟她一起在餐桌旁边坐下,把傅瑾城扔在一旁,不管他了。

高韵锦察觉到高韵锦的冷淡,眼神暗了三分,但没有说什么,上去,弯腰将她连人带椅的抱着。

高韵锦愣了下,“你——”

“没事,你吃,我就想抱抱你。”

“哦……”

高韵锦有些不自在,又不知要说什么,只好由着他抱。

“爸爸你不开心吗?”小煊看出来了,走了过来,昂着小脑袋认真的说:“爸爸你也吃一年,听说吃甜点心情会变好的。”

傅瑾城心一暖,揉揉小煊的脑袋,“不用,爸爸吃过了,你们吃就好。”

小煊点头,乌黑又干净的眼眸,疑惑的看着他,“那爸爸你为什么不开心?”

傅瑾城没想到小煊会这么问,愣了下,下意识的看了眼高韵锦。小煊是很细心的小孩,“是因为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