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次机会了吗?

容不得林云多,天穹间茫茫多的星芒,绽放出世间最绚烂的姿态,瞬息间将他湮没。

哗!

林云脑海中,于一瞬间多出万千灵光。

每道灵光都让人受益匪浅,可也纷纷扰扰,杂乱无序。之前八次,林云在不知危险的情况,还能安心分辨。

眼下,得知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心绪陡然间乱了起来。

先天剑意是什么,究竟是什么,我之剑道,又到底是什么?

到底要创造出什么样的剑法,才能悟出所谓的先天剑意。

悟不出就会死吗?

可恶……

我答应过欣绝大哥的,一定要走到最后,一定要走到的最后的!

“呵呵,你这剑奴,也想争夺第一,真是痴心妄想,能在云真手中不死都算是侥幸,还想与我争锋?”

庭院角落蹲坐着的美女阳光洒进她的肩头

“小子,你猜我拿了榜首会与圣使提出什么要求?”

“没有谁能抢走我的女人,等我夺回属于我的东西,我会百倍羞辱你!”

“你欣妍师姐,注定只能成为我的炉鼎,你所有一切我都会通通拿走!”

一片凌乱无序,充满着急躁和绝望的情绪中,脑海里莫名出现,大皇子秦羽的声音。他面色狰狞,高高在上的自己,神色不屑,充满嘲弄和杀意。

可恶,你给我滚出去!

“呵呵,我就在这啊,小剑奴,你能耐我何?杀了我吗?”

“杀不了的,你注定只会成会我的踏脚石,你的一切,我都会夺走。”

“你也注定只会给人带来厄运,无论是欣绝还是欣妍,都会因你而死,你就死了下到地狱,也会背负着重重罪孽,无法重生。”

越是愤怒越是狂躁,脑海中,那大皇子秦羽的声音,便越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葬剑林中。

十三爷眉头微皱,到没有想到,自己一席话会让这看似坚韧的小子生出心魔。

在他坚强的面孔下,隐藏着谁也无法看到的恐惧吧……因为他输不起!

他背负的太多。

他背负着一个人用生命换来的承诺,他想要守护的誓言,他想要保护的人,他所要的面对的敌人……好多,好多。

或许,内心深处,还藏着其他人无法知道的秘密。

只能独自品尝苦楚,谁也无法告诉的秘密。

可他到底只是一个少年,再如何坚强,也只是一个少年。

“小家伙,这一关你迟早都要过。你不知道先天剑意有多可怕,也不知道,未入紫府就能掌握先天剑意,意味着什么。”

十三爷饱经风霜的脸,看着葬剑图的缝隙入口,握着酒葫芦的手几乎要将葫芦整个捏碎了。

……

三天时间,早已不知不觉过去。

今日,帝国龙门大比,将会迎来最终排名之战。

谁能名震大秦,力压群雄,豪取榜首,所有的一切悬念,都会在今日揭晓。

榜首者,光芒耀眼,君临天下。

每个人都在期待,期待着,谁才是大秦帝国,年轻辈翘楚的第一人。

今日,这龙门广场早已人满为患,广场之外各处围观之地的人群,更是往常的数倍不知。

附近所有酒楼,早已被人提前占据,他们遥望那龙门广场,遥望那将会诞生榜首的王者战台,翘首以盼!

龙门广场中,拥有席位的人,早已尽数到场。贵宾席上,四大宗门、豪门贵族,已等候多时。秦王领着凤华公主和大皇子,现身而至,瞧着眼前盛况,少见的露出笑容。轻声道:“羽儿,这舞台如此之大,你如能在这万众瞩目之下,登上榜首,将会是

何等殊荣。等你登上榜首之后,我也会向这天下宣布,你将晋升太子之位。”

“孩儿一定不会让父王失望,王室的荣誉我会亲自守护,榜首之位,非我莫属!”

秦羽眼中闪过抹兴奋的光芒,沉声应道。

他对榜首如此炙热,也是因为和秦王有过约定,只要他能登上榜首,就会让他成为太子,享无上权力。

凤华公主遮着面纱的脸,毫无波澜,只是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什么。

玄天宗所在的方向。

只见玄天宗领队的长老,看向身边的云真沉吟道:“云真,宗门能回在流觞退赛的情况,继续夺得榜首,可就得靠你了。”

云真公子眼中闪过抹精芒,沉吟片刻,才出言笑道:“放心,那秦羽虽强,可我也有五成把握。我玄天宗作为大秦第一宗门的荣誉,绝不会丢在我手上的。”

“师兄,今日你四强之战就得对战那剑阁的小子,可得为我报仇。”

想起以龙虎拳大败自己的林云,通元便恨意难消,忍不住说道。

“哼,这小子若是没与岩心公子交手,在我不知底细的情况下。还有些许机会胜我,如今在我眼中,没有半点秘密。若有胆不认输,你这仇,我会十倍替你奉还出去。”

云真公子神色平静的说道,好像只是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林云与岩心一战,确实让云真刮目相看,可也仅仅如此。他相信,秦羽那会也定然是相当震惊的,可相比也如一般。很强,但也仅此而已罢了。

两人在龙门大比中,真正的对手,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就是对方!

魔月山庄所在的方向,宗门上下神色都比较轻松。

虽说司雪衣和水月公子交战,必然有一人淘汰进入败者组,可相对的保证一人肯定会入四强。

司雪衣如月下茫茫白雪柔美俊秀的面孔,露出抹笑意,轻声道:“水月师姐,待会可得小心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水月公子点了点头,神色也是较为轻松,笑道:“加油,我知道你想进四强,不过师姐这一关可不好过。”

“咦?”

司雪衣眼中突然露出抹疑惑,水月公子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奇道:“怎么了?”

“凌霄剑阁好像有一人没来。”

“那个小家伙吗?师弟,对他好像格外关注,也许是因为对战云真有所畏惧了吧。我听说玄天宗上下,对他颇有怨言,遇上云真可没法轻易身而退。”

“不对……”

司雪衣摇了摇头,沉吟道:“我印象中他不是这种人。再说,他若是真怕,一开始就不会来了。”

说话的当口,司雪衣也是想起了两人初次相见的画面。

还记得,青阳界中。对方弱的如蝼蚁一般,可却在万众瞩目中,挡住白黎轩刺向月薇薇的剑。